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晋夫网易博客

——心灵的家园 友谊的桥梁

 
 
 

日志

 
 
关于我

小时候是山娃子,长大后是书呆子,退休后是老傻子。 退休前做杂志,退休后玩文字,以文会友混日子,健康快乐一辈子。 ___欢迎你唱我的歌子。

网易考拉推荐

【宁夏反腐】法治社会法不灵 “文明机关”不文明  

2013-12-12 06:08:33|  分类: 宁夏反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夏统战部在全国开了一个很坏的先河:以“党治”取代法治,纪检审百姓于法无据,盟员“被退休”纯属耍蛮。由宁夏统战部纪检组长带着被告(焦登祥)整原告(刘晋夫),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不办案子抹案子,是很严重的违宪行为。纪检这个部门绝对不是用来对付民主党派的,为了庇护本部门一个信口开河的官场泼皮,对《公务员法》置若罔闻,法定程序视如弃履,无中生有地滥权整人,通过这一官大于法的案例,即可管窥到宁夏统战部这个所谓“文明机关”的败絮实况。 

       关于本人调任问题逾期未纠对宁夏统战部长马金虎、宁夏民盟李增林的控告

(2006年11月6日)

第一被告:宁夏统战部部长马金虎

第二被告:民盟宁夏区委会原主委李增林

     1996年,当时身为宁夏统战部负责联系民盟的焦登祥曾多次找我谈话,严词厉声地说我14年前的《离婚证》是假的,且不出具任何人证、物证、文字和视听证据。1997年12月,经银川市城区人民法院调查、审结认定“该《离婚证》合法有效”。

    11年后,宁夏统战部故伎重演,2006年5月16日下午,宁夏统战部干部处一副处长找我谈话,说我11年前不是按调任程序进入民盟宁夏区委会机关的,同样也不向我出示民盟宁夏区委会的复核材料,或其它人证、物证、文字和视听证据。在民盟宁夏区委会原主委李增林卡着脖子拒不复核的情况下,宁夏统战部的这个结论从何而来?

    《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1993年10月1日起施行,笔者是1995年12月在宁夏政协机关(包括宁夏各民主党派机关)公务员过度期间,按照《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11章第57条的明确规定,从宁夏经委饲料公司(国有企业)调入民盟宁夏区委会机关的,有若干相关手续为证。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法理基本原则,针对该副处长说我不是调任之谈,我先后向他进行了如下详细的举证说明:

    一是在我没来宁夏之前(本人原来在山西工作,任民盟长治市副主委兼社会服务部部长),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习期间,原民盟中央组织部长张纪域老前辈,在电话上向民盟宁夏区委会主委王祖旦谈了他推荐本人的意见。他老人家的意见具体落实在了1994年12月30日民盟宁夏区委会的《干部调入调出呈报表》中,在“安排单位意见”栏目中明确写到:“本人在山西即从事民盟工作,熟悉业务,有工作经验,且在山西两次到中央社院学习,作为培养骨干,符合民主党派干部选拔标准,目前我会尚缺少如此干部,故拟调入民盟区委会工作,请予同意调入。”这说明民盟宁夏区委会接受了老部长的推荐意见,并根据本人的基本素质和机关缺员情况同意调入的。(见附件一)

    二是民盟宁夏区委会在本人整个调任过程中,先后三次分别给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自治区人事劳动厅、自治区编办呈送过三个文件(函件),在这三个文件(函件)中都有明白无误的调任意见和内容。其中在1995年民盟宁夏区委会盟宁发[1995]05号文件写道:“刘晋夫同志……调来宁夏前长期从事民盟工作,担任民盟长治市委会副主委兼社会部部长,为长治市政协委员,经区统战部帮助考察了解,该同志素质较好,具有从事党派工作的丰富经验,工作能力和开拓工作的社会关系”。这说明民盟宁夏区委会根据《条例》的有关规定,向自治区人事劳动厅详细介绍了调任者的任职资格(见附件三)。1995年11月7日民盟宁夏区委会致自治区编办的函件中写道:“刘晋夫同志原任民盟山西省长治市委副主委兼社会服务部部长,93年11月调来我区经委饲料公司工作,经我会研究拟调刘晋夫同志到我会工作,并根据其原任职情况拟任相应职务,希贵办给予办理有关手续”。这是民盟宁夏区委会向自治区编办提出的对本人的拟任职意见(见附件四)。民盟宁夏区委会给自治区党委统战部的那一份文件,原民盟宁夏区委会主委王祖旦曾多次对本人讲过,原民盟宁夏区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高晓生同志也亲眼见过,在李增林任主委期间却找不见了,宁夏统战部应该有底。(见附件二、三)

    三是《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中有明确规定,从《条例》施行之日(1993年10月1日)起,尤其是宁夏在公务员过度期间,从企业进机关只有一条路,就是调任(主任科员以下凡进必考)。如果按一般调动程序进机关,民盟宁夏区委会前秘书长杨汝圭曾去自治区劳人厅、自治区编办咨询过,用他的话说“在公务员过度期间根本不开这个口子,没门!” 这样,我只能按调任程序进入民盟宁夏区委会机关,调任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我说了也不算,是民盟宁夏区委会前主委王祖旦说的,且白纸黑字有文为证;调任这件事也不是我想做就能够做的,是王祖旦主委一手操作的。当时任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长的仝开锦同志和张广生副部长、任自治区人事劳动厅长的周文吉同志和王和新副厅长、任民盟宁夏区委会主委的王祖旦同志和雷振华副主委,都是严格按照《条例》第11章第57条的明确规定程序办理的,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上述文件(函件)和事实是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自治区人事劳动厅、自治区编办同意按调任程序办理调入手续的最早、最原始的证据。至于调入机关后没有及时任职,完全是宁夏统战部党派处焦登祥无中生有、信口雌黄、造谣滋事造成的(见附件四),焦登祥也承认他找过长治市统战部的人打听过我83年离婚的事,并当面说我的《离婚证》是假的。法院查明真相后,王祖旦主动找我说,他是完全依靠统战部、相信统战部,那知道这年轻人办事不牢靠。对此,根据《条例》第16章第81条我于1998年9月8日向民盟宁夏区委会递交了《复核申请书》(见附件五),尔后又向同级人民政府人事部门提出了申诉,三个月后,开始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纪委、中组部、中央统战部、民盟中央等单位呈送申诉和控告材料计110余份,从未放弃过自己维权的努力,在此不再赘述。

    2006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开始施行,我根据《公务员法》第12章第78条、第15章第90条“未按规定确定或者扣减工资、福利、保险待遇”之规定,于2006年4月20日向民盟宁夏区委会秘书长李新闻同志再次递交了《复核申请书》(见附件六)。提出了本人自调入机关后一直未按调任规定确定工资,申请复核并予纠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91条规定:“原处理机关应当自接到复核申请书后的三十日内作出复核决定。受理公务员申诉的机关应当自受理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处理决定;案情复杂的,可以适当延长,但是延长时间不得超过三十日。”我是2006年4月20日早上向李新闻秘书长正式面交《复核申请书》的,至今(2006年11月6日)尚未收到复核结果;宁夏统战部干部处副处长是2006年5月16日下午找我谈话的,我不仅向他作了文字说明,而且向他提供了最早、最原始的证据复印件,到今天(2006年11月6日)为止,该处既没有敦促民盟宁夏区委会对我的《复核申请书》抓紧复核,给予答复;也没有敦促民盟宁夏区委会行文纠错。无论是原处理机关,还是受理申诉的机关,都已超过了《公务员法》第91条所规定的法定时限(总计120天)。宁夏统战部由违规(《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16章、第17章)拖延至违法,一件按法定程序一查即明的事竟拖了近十年而拒不作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93条规定:“公务员认为机关及其领导人员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向上级机关或者有关的专门机关提出控告。受理控告的机关应当按照规定及时处理。”第101条(四)、(六)款的规定;第103条、104条的规定,我只好分别向二位的上级机关(中央统战部、民盟中央)及西夏区人民法院,对侵犯本人合法权益,并已构成违法事实的上述行为正式提出控告。希望这一次控告能够引起上级机关(中央统战部、民盟中央)的重视,督促宁夏依法行政,实事求是地按法定程序行文纠错,维护受害人的切身利益,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真正落到实处。

 

    附件目录:

        附件一:《干部调出调入呈报表》

        附件二:盟宁发[1995]05号文件

        附件三:95年11月7日民盟宁夏区委会致自治区编办的函

        附件四:2006年3月13日致宁夏统战部马金虎部长的信

        附件五:1998年9月8日《复核申请书》

        附件六:2006年4月20日《复核申请书》

 

受害人在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纪委、中组部、中央统战部、民盟中央呈报了上述材料之后,宁夏统战部的焦登祥仍然继续干扰复核,民盟宁夏区委会的时任秘书长李新闻仍然坚持拒不复核,而是由宁夏统战部纪检组长带了一杆人马,用“文革”手段将受害人围攻、辱骂了两天后将其“被退休”,2007年9月20日为其颁发了《退休证》。纪检这个部门绝对不是用来对付民主党派的,派纪检组长整治一个民盟盟员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是很严重的违宪行为。众所周知,宁夏统战部和民盟宁夏区委会是两个独立法人单位,我是调入民盟宁夏区委会的,不是调入宁夏统战部的。依法办事的程序应当是:民盟宁夏区委会经过对上述三个材料的调查、对本人任职情况的复核,对本人为何调而不任做一个书面答复即可,根本无需宁夏区党委统战部干部处与本人无据空聊,更无需派纪检组长带一杆人马将一个民盟盟员围攻、辱骂上两天。本人的任职情况在本人档案中都有明白无误的记录,本人在大型国企的任职,调入机关后如何按公务员序列套定工资?宁夏劳人厅在公务员过度文件中有明确的规定,本人参加并完成了过度培训,通过学习文件,戳穿了苏景璋口造政策给本人套错工资的谎言。民盟宁夏区委会已经行文纠错,并补发了所欠级差工资,但纠错不等于任职,李增林在其任民盟宁夏区委会主委期间,明明知道我有大型国企分厂厂长助理的任职履历,民盟宁夏区委会也有助理调研员职数,就是毫无理由的拒不复核、任职,除了能够证明他是卡着脖子索贿之外,没有任何其它解释。

造成调而不任问题的根源是焦登祥无中生有引发的,不管他是个人行为还是组织行为,宁夏统战部都应该首先检点自己的党员。有一次张广生部长批评了焦登祥之后,焦登祥当面威胁我说,你敢向部长告我,咱俩走着瞧,看将来部长听谁的、、、、、、。焦登祥有什么高招能够让现任部长听他的?西夏区人民法院为什么不受理我的诉状?这些都不是我这个书呆子能够看透的问题。我的婚姻我不能解释,任由焦登祥岐解;民盟调人,民盟不做复核,任由统战部纪检组长诠释。有法不依、法定程序失效,将《公务员法》视若废纸,不仅难释包庇之嫌,而且违背了民主党派组织独立、法律地位平等的原则,把一个普通盟员的正当诉求扭曲为胳膊与大腿的关系,滥用公权力对民盟盟员施加高压,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既然我们选择了依法治国就要尊重法律,就要尊重法定程序。银川市城区人民法院排除各种干扰,坚持独立办案,一张判决书彻底戳穿了焦登祥关于假离婚证的谣言;民盟宁夏区委会做为宁夏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从高晓生的函调到李新闻的诱调,十年没有拿出一份复核结论来,是不会写?不能写?还是不敢写?

和执政党的省级官员打官司,我没有指望胜算,在不甘做花瓶、不会做花瓶的队列中,我的待遇算是很“温柔”的了,事到如今已经不是个人工资、职务的问题了,而是法律的尊严何在?原民盟宁夏区委会主委李增林本来应该将已经解决并行文纠错的问题归入本人的档案,但他却锁在自己办公桌上的塑化文件柜里;现任民盟宁夏区委会秘书长李新闻本来应该在宁夏统战部让其调查本人情况时,将李增林存放在塑化文件柜里的原始函调材料交出来,但他却推翻王祖旦的调任事实,推翻李增林的纠错结论,通过诱调重新取证,积极配合马金虎恶整盟员。更主要的是李增林的这个塑化文件柜里还锁着石嘴山市教职员工、民盟盟员控告李新闻违反计划生育的材料,而我的那些没有任何人为因素的原始函调材料,连同李增林的“小金库”,(贪官李增林拿着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的高薪,打着宁夏兴华学校的招牌,长期在社会上敛财,新华网等多家媒体均有揭露性报道。)统统在李新闻手里消失了,炮制出了一种于法无据、于事无补、于人无教的“被退休”绝招,其政治品质之恶劣与焦登祥黑榜齐眉,焦是无中生有,李是重证消失,故二人可并列暗算高手。面对当权者如此下流的整人伎俩,我只能说一句“真卑鄙” !这就是“党治”的结果,不但不按《公务员法》的法定程序办理,最后还要把黑抹到执政党的脸上,官霸恶行基本如此。

苏景璋口造政策之错李增林尚可行文矫枉,而李增林卡着脖子拒不任职,我就无可奈何了。再加上宁夏统战部长马金虎,他根本没有任意剥夺公民工作权的权利,而他却直接派纪检组长带一帮人恶整盟员,明显违宪;更为霸道的是:本人“被退休”后受聘于宁夏环境学会,在《宁夏环境》杂志(主编孙世文、编审刘晋夫)荣获宁夏优秀科普期刊、《宁夏环保之歌》(谱曲茅地、作词刘晋夫)荣获全国大赛铜奖之后,马亲自给宁夏环保厅打电话,要将我赶出宁夏。面对如此蛮横、如此腐败的一个“权力场”,将我“被退休”、被赶走可谓是一件垂手可达,最简单、最容易做到的事情。当然,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50多年来,由民盟盟员把统战部长送上被告席的,也只有马金虎这一个。法治是现代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加强党的领导不是“以党治国”,不能随意派纪检组长带一杆人马整治一个盟员;加强依法治国也不是“以警治国”,不能随意给党员一根大功率的电警棍在盟员身上“试试”。这些都不是法治,只能算是宁夏(马、李)两位省级领导的拙劣表演罢了。依法治国是要尊重法定程序,要在法律的许可和界定权限内处理事情。今以马金虎、李增林到龄退休便免责于法,那么执政党的形象必然受损于对官霸枉法的姑息。任由官霸横行,继而滋生“霸二代(焦登祥、李新闻)”、“霸三代”,最终损害的是执政党。民主党派好话坏话都要讲才是正常的政治生态,光唱赞歌不发批评那还叫民主党派吗?监督缺位是当今腐败的主要根源之一,这是全社会的共识。

 

这真是:

        调入按程序,任职按关系;复核无人履,处分有人嘘。

        官霸猛于虎,官场窜泼皮;法治遗死角,实录这一笔。

        民主党派人,监督是大义;守法皆稳定,蔑法乱纲纪。

        书传北京城,文告朔方地;依法来纠错,和谐昭全局。

 

                                 ——笔者真实姓名:刘晋夫(民盟盟员、笔名:天脊流云)

 

(注)本文的另外两个标题:

1、网易公务员话题:我的公务员生活是这样结束的

2、坚持法治  尊重法律  抑制官霸—— 一份银川市西夏区法院未受理的诉状


【宁夏官场】宁夏官霸马金虎的“党治”违法、违宪 - 京南流云 - 友谊的桥梁 心灵的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